您现在的位置:网站首页>详细信息

“天天“学算盘   ”天天“有进步

2017/6/6 10:07:18   http://www.shzxs.org  来源:上海市珠算心算协会   阅读:724人次

 学算盘   有进步

上海市徐汇区董李凤美康健学校  杨健

 

“天天——早”每天早上走进校门,我就能看见三年级的天天在班级门口玩耍。听到熟悉的声音,他在胸前一边兴奋地转动双手,一边扑到我的面前,一双乌黑透亮的眼睛“痴痴”地看着我,悠悠地从喉咙里发出一声“嗯”。

教天天的那一年,我第一次教一年级,第一次上低年级学生的珠心算课。自从任教数学以来,使用的教材都是现代数学的教法,我的经验只有前二年教过的一个高年级班。当时他们已经掌握了珠算加、减的各种拨法,正在进一步学习百以内、千以内的计算。我还记得他们打算盘就像一个“小帐房”,嘴上念念有词,快的同学“拨百子”三分钟就能拨到5050,半数以上能做3-5笔的心算,借助手指百以内的口算基本没有问题。但天天所在的班完全不同,这个班包括天天在内有一半都是自闭症儿童,更严重的是像天天一样不会说话的孩子占了全班人数的三分之二,这样的学生他能学好算盘吗?

上课铃响了,我带着疑问抱着算盘走进课堂。看到这个新奇的事物,天天迫不及待地用手指抓挠算珠,算珠发出了“噼里啪啦”的声音,他跳起来开心地翻动着双手。算盘一动一静,有声有响,看得出来天天很喜欢,把它当成了新玩具。

 

天天喜欢算盘的原因何在?分析:算盘既是学具,也是玩具。有调查,大约40%的自闭症儿童对环境中的声音敏感。许多自闭症儿童通过敲击,获得听觉上的感官刺激,了解认识事物。在珠算教学中,一些孩子从玩中通过手指拨弄学会控制算珠的上下和发出声响,逐渐产生学习的意识,这个过程不同的孩子有长有短。

 

上数学课就要拿算盘,随着特殊学校中重度儿童增多,数学老师似乎最怕学生操作学具,特别是在教认数,数到几摆几个,常常刚帮这边孩子数清楚,那边孩子已经把小棒撒了一地。几次教孩子拿算盘,放算盘,珠子都串在档上,框固定了整个算盘,一个学具避免了我许多这样的尴尬。有经验的老师告诉我培养拨珠习惯关键在指令,“请算盘——算盘准备——算盘放好”,教师发出的指令要清晰。一次我去天天教室有事,天天以为我来上数学,拿好算盘就坐回了座位。孩子在老师发出指令的反复中反复操作,建立了条件反射,形成了看见人就知道要上课。有经验的老师告诉我拨珠时指令还要有节奏,如全盘拨入11111,说的时候是跳跃的,孩子能在节奏中跟上速度,并感受拨珠的快乐。

 

(算盘是怎样帮助天天养成课堂好习惯的?分析:中重度学生管理多件学具有困难,有的自闭症学生尤其喜欢把东西塞进嘴里咬,算盘的形态不易让学生这样做,从而让他们能安坐下来只关注眼前的这一件学具。珠心算教学的特点指令清晰,它的好处是学生容易理解,便于执行。天天幼儿时期通过自闭症训练,已学会听指令,一周五节课老师和天天每天接触,他和发指令者建立了感情,听指令的能力有了泛化,就能听从予以实施。)

 

一年级的学生刚入校时有一个月的“新生适应期”,天天不会说,自然而然我更注意观察他的动作行为。比起同班学生,天天有一个很大的特点善于模仿,唱数1-10,虽然构音不清楚,但从他的音调模仿中我能猜出他说的数。劳技老师也说天天折袜子最快就学会了从里向外翻的动作。模仿建立在观察基础上,模仿后的动手情况说明天天有较好的精细动作能力。针对天天的学习特点,一对一训练时我常在他算盘的第一档先拨入一个珠码,他就能接着往下拨完全盘。他特别喜欢吃糖,每次成功后我都会奖励他。在熟练后,我拿一个珠码他就会自觉拨入几。皮亚杰认为儿童的知识起源于主客体的相互作用,即活动,而且任何知识都发源于动作。算盘学习中,天天运用自己的优势智能,调动健康感官,使潜能得到发展。天天在课堂上每出现一个数量,就要用手指拨入和拨去一次,同时耳朵也在不断接收同学、老师给的口令,大量的“操作”使他获得了大量的数学感性经验,在“数”的感性经验的积累基础上他有了质的飞跃。学到认识3的珠码后,他就自己学会了拨4,在认识数序的过程中,他能很快从1拨到9

 

(算盘是怎么帮助天天学会认识数的?分析:弱智儿童的注意广度是3±2个对象单位,算盘通过半具体半抽象的特征展示,在一档的累数制(下珠1-4)和位值制(上珠一粒5)相结合的5粒珠子做变化,符合弱智儿童的认知能力。皮亚杰主客体相互作用的桥梁是“动作”,中重度弱智儿童的思维仅限于3-5岁的幼儿,这时期的儿童以动作思维占主导,算盘珠动数出,符号化的珠码便于天天整体记忆。其次,在拨珠过程中多种感官同时参与,天天可以看、可以听,感官的刺激帮助他建立物——珠——数的对应,从具体到半具体到抽象的数概念形成。)

 

二年级我们开始学习4以内的直加直减,天天之前在家时爸爸用小棒教过他几个算式,课堂练习他把记的答案写对了,拨珠开始马虎,说算式拨珠他的手胡乱在算盘一拨拉就算完了。随着所学算式越来越多,天天的“优势”就越来越弱了,有几次做错了还不知道“悔改”,伤心地像小姑娘一样拿着衣角就哭了起来,我帮他擦去错误,他还急得乱跳。在这种情况下我与其父母做了沟通,告诉他们要把“桥梁”继续搭好,一定要拨珠,特别是把计算过程的每一步都要拨完整。开始天天十分倔强,有时还哭着发嗲,烦躁时手又不停地在胸前转。在我的坚持下,天天知道读一遍算式拨一遍算盘,拨对了他能直接写出算盘答案。在学看图列式时,他根据图意列出算式再拨珠,观察他拨珠的过程我就能了解他理解题意的情况。在熟练后,我们进行心算游戏,我出示算题,他能直接在算盘上拨出答案,我也就明白了。通过珠算,我找到了和天天这样有语言障碍孩子的沟通方式,他要说的都在算盘上,显然课堂的互动渠道更畅通了。

  

(为什么天天拨算盘后心算能力加强了?分析:爸爸教天天是用摆小棒的方法是用来说明算理,天天要记的还是一个算式。拨珠过程就是演绎算式的过程,如树上有3只鸟,拨入3,飞走了2只,拨去3,还剩下1只,这种演示和操作生动形象,且拨珠结束答案自现。这样天天在内化的过程中输入的是像电影一样运动的珠动情景,比起小棒更符合像天天这样喜欢“程式化”的孩子。对照皮亚杰的理论,珠算的过程符合弱智儿童思维特点,因此天天又喜欢上了算盘。在拨珠过程中,老师又发现算盘在课堂中起到了沟通和交流的作用,这无疑是算盘带来的另一欣喜之处。)

 

今年天天已经是三年级的学生了,我又教回了一年级,在教一年级的时候我把这些宝贵的经验又用了起来,算盘的实效仍然不错。我还会常常跑到三年级的教室去看望天天,新的数学老师说天天9以内的直加直减都能心算,当他答对得到表扬的那一刻,天天“嗲”得最可爱。



相关新闻:

沪公网安备 31010702006657号